Feed订阅

湘潭大学:园林工人黎旭的绘画人生

时间:2020-01-06  来源:湘潭大学  浏览:318次
初次见黎旭时,他穿着一件黑白格的衬衣,外面套了一个灰色的马甲,同我们说起了他与山水画的乍见惊欢,久处怦然;第二次见他,穿着一件工装风的褐色皮衣,将他作为一名园林工人收获的琐碎雅趣、点滴欢喜娓娓道来。

初次见黎旭时,他穿着一件黑白格的衬衣,外面套了一个灰色的马甲,同我们说起了他与山水画的乍见惊欢,久处怦然;第二次见他,穿着一件工装风的褐色皮衣,将他作为一名园林工人收获的琐碎雅趣、点滴欢喜娓娓道来。

黎旭

黎旭是我校后勤保障处职工。9月17日,黎旭在湘潭市齐白石艺术馆举办个人画展,展出了自己的108幅作品,一幅幅山水画浑厚大气,清秀壮美,其中一幅名为《华夏万象新》的10米长卷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。

《华夏万象新》

《华夏万象新》

画展结束后,黎旭把大多数画作都捐了出去,他笑着说要“重新画起”,大有一番“而今迈步从头越”的架势。

image.png

初心:寄情山水

说起黎旭,无论是家人还是同事都评价他“已经进入了一种痴迷的状态!”然而,“画痴”黎旭却是自学成才,自小便和绘画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小学时,黎旭同家人在郴州市资兴县城里租了一间老宅子,那间老宅是明清的遗留物,古香古色,颇具一番味道。年幼的黎旭在学习之余,便常常看隔壁正在上初中的小哥哥画炭金画,逐渐起了兴趣。于是自己无聊时也找来几根铅笔,照着花牌上的图样画鸟,就在涂涂抹抹之间,充实了自己的小学时光。

image.png

爱上山水画,是在黎旭14岁以后,一位老师出现在了他的生命里,那就是他的师父——丁剑虹。那时,黎旭就读于湘潭市先锋中学,丁剑虹既是他的物理老师,又是他的美术老师。在发现黎旭的绘画天赋之后,丁剑虹便将他收为徒弟,黎旭没事的时候,便到师父家里学画画。丁剑虹也带着他去各地采风,张家界、三峡、峨眉山……就在游览过程中,黎旭深深地爱上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也爱上了极具韵味的山水画。他说:“没有对祖国山河的热爱,是画不好山水画的。”

18岁的时候,黎旭参加了工作,在一个煤矿里挖煤,终日劳作于一方黑暗无光的小小矿井。这里没有他深爱的青绿色彩,更没有他钟情的山川美景,有的是劳累且枯燥的工作与黑乎乎的煤炭。

恶劣的环境没能压抑住他内心对山水画的喜爱,不管有没有空,他都会画画。即使是凌晨刚下夜班,只要是兴致来了,他也能精神抖擞地带上工具,到野外写生,甚至可以熬一个通宵画完一幅画。“年轻人嘛,对待自己热爱的东西总有用不完的精力。”黎旭笑着谈起年轻时的经历,神采奕奕,好像又回到了十八九岁青春热血的岁月。

工作之余,黎旭会携一套笔墨、一块画板、一辆摩托“走天下”,寄情山水。不管走到哪里,只要沿途有好看的风景,他就会立马停下,好好观赏。灵感来了,还能在那里多停一会儿,画出一幅画来。黎旭骑着摩托车到处去写生,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到福州,总共1200公里,他骑了3天。

园艺:笔随心动

树木造型、修剪枝丫、剪草坪……2005年,黎旭成为了我校园林工人,持一把剪刀随心而为,任灵感于叶片间飘飞,“摇身一变”,成了植物的培育员和美容师。

黎旭看着树苗生长、花苞吐蕊,陪着植物走过春夏秋冬、岁岁年年。同时,植物也给予他创作灵感。“就拿最常见的樟树来说,春天的樟树叶是橘红色的,橘红色之外浮动着一层新绿,很有层次感。”经过一日日的观察,他对色彩的层次有了更深的看法,也对树木的生长和造型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。

image.png

“在大多数人眼里,修剪过的树木是仅供观赏的,而对我来说,树木更像是一件艺术品。”黎旭修剪过的每一棵树都是他亲密的“伙伴”,有时,他会在树旁坐上一会,思考这一条枝干应该画在哪里,该往哪里延伸,该怎样处理细节……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张画纸,思绪就像一支笔,随心而动,构思好之后再动“笔”,开始修剪。

经过细致入微的观察和一番深思熟虑之后,黎旭所修剪的树木,俨然一幅幅画作,姿态万千,风情万种。“圆形、方形,亦或各式各样的形态搭配,剪刀在黎旭手里就像是使筷子那样得心应手。”我校现任出版社社长刘波在湘大读书时结识了黎旭,他经常去看黎旭修剪树木,称这是一种享受。

image.png

黎旭徜徉在绘画的海洋里,以树木作“纸”,剪刀作“笔”,达到了绘画和工作的融合。“画画和修剪树木是一样的,都是将不需要的去掉,笔随心动,让画面呈现出自己想要的效果。”这简单朴素的形容,体现了黎旭心中对画的认识。

日常工作带给他愉悦的同时,也别具一番“风味”。黎旭曾在修剪树木时发现了一只寿带鸟,长长的尾巴、黄蓝相间的羽毛,他和同事坐在那里看痴了;有棵树的枝干中间有一个鸟窝,黎旭发现鸟蛋竟然是蓝色的,后来才知道这是画眉鸟……“绘画也要从日常生活中积累经验,通过对寿带鸟的细致观察,我就能更好地描绘出它的色彩、外貌,甚至神态。”

边看边画、相辅相成,十四年的园林工作,使得黎旭对于绘画有了全新的认识,这是他意料之外的收获。

逐梦:至善至美

画画不仅需要时间上的投入,还要物质上的输出,面对家庭的重担,黎旭是如何克服的呢?

生活中的黎旭除了画画,没有任何休闲娱乐。“他经常从工资里挤出资金来买纸笔、墨水和颜料,宁愿苦了自己,也要坚持画画。”在黎旭夫人贺导成的眼里,帮助丈夫完成从年少延续至今的绘画梦,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“我很佩服他的毅力与勇气,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初心。冲着这种韧性,我们全家都要一路挺他!”

“长时间不画画手会发痒。”现在,黎旭每天晚上都要画画,在书房里点上沉香,听着电视,品着茶,画着画。一旦行至“画林”深处,偶遇“柳暗花明”,他便会开心得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。

画画之前,黎旭会先把白纸挂在客厅墙上看几天,仔细谋篇布局一番,才会动笔。一说起黎旭画画时的场景,贺导成不禁感叹:“他就像丢了魂儿似的,盯着那张纸一动不动,我都不敢靠近他。”

黎旭不仅是个“画痴”,还是他们全家的“偶像”。黎旭外出写生时,贺导成和儿子则会自然地与他“心意相通”,隔得远远的,不打扰他抓取创作之源。

image.png

我校后勤保障处公用楼宇服务中心主任杨家慧也是黎旭的“铁粉”,一听说黎旭在2016年发表了个人作品集——《黎旭山水画集》,她就迫不及待地“入手”了这本书。49幅画作铺陈开来,包含水墨重彩、钢笔速写等多种类型,杨家慧津津有味地欣赏着,感受双眼与灵魂的完美邂逅,直入人心。“黎旭的画作不仅带给我视觉上的享受,其中所寄托的情感也感染了我,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油然而生。”

作品《天堑变通途》,取景于韶峰和张家界石林,以阳光和流动的白云颂扬祥和的当今时代,以高楼、高桥、高铁为主要点景,描绘了湖南在交通方面取得的卓越成就;为纪念齐白石老人诞辰而创作的《成就其难》,运用北方的雄奇山势构图,将山顶以金色布图,赞美齐白石先生在中国美术史中的伟大成就……

image.png

黎旭借用万千山水的重重叠叠,使得自然山水格外秀丽壮美,深厚的内涵韵味是其国画的一大亮点。这些作品中,暗藏着黎旭的一些“小心机”,如穿越在崇山峻岭中的高铁,浮于东方的“韶山汀”……在黎旭看来,笔墨当随时代,他的画中描绘的不仅是祖国山川的美好,更记录了时代发展的印记。

一幅《华夏万象新》,红红火火的十米长卷里描绘了丰收的景象,黎旭将这幅画送给学校,他说:“这是这幅画最好的归宿。”

“风格如同人,活着就需经营,一辈子不歇息,只为它的至善至美。”这是黎旭对自己作画的要求。笔随时代,墨染流年,眼中有山水万千,胸中有笔墨无边,黎旭依然行走在“画林”深处,坚守着心中那份斩不断的绘画情结。

编辑:廖甜雪

微信

项目对接平台
成人a片毛片免费观看病虫害的防治和预警